你所不知道的香港互联网:香港IT不颓 颓在港人畏縮


本主题从智湖“香港iOS发展环境”问题开始。

我没有技术背景,不能从iOS工程师的角度分享“香港的iOS开发环境”。不过,我希望透过分享我过去两年在香港流动互联网行业的经验,加深对香港互联网行业的了解,吸引更多的关注。

在来香港之前,我相信我和每个人对香港的互联网行业都有相似的期望。“1亿快速但廉价的互联网接入”、“完善的金融投资系统”、“谷歌从中国内地撤出并迁至香港”、“腾讯阿里巴巴等在香港上市”、“3G面向所有人(现已使用4G LTE)”、“无许可和审查”以及“自由开放的国际化”。所有这些对香港及其互联网的熟悉和令人羡慕的描述,让我们想到互联网行业在香港会有多发达,因为香港的互联网接入是“顺畅”的?

当然,我也被香港理工大学的互动设计专业所吸引,这也是许多互联网产品和设计师所向往的。一切听起来都像互联网。与上海在互联网上起步和工作的短暂经历相比,香港似乎更像一个梦想成真的地方。

从为期一年的硕士项目毕业后,大陆的所有学生一个接一个地回到北上官深来加入互联网。然而,我选择留在香港,加入了当时羽翼未丰、发展迅速的TalkBox团队,担任中国的地区经理。

智能手机和3G推广应用外包缺乏新意

除了中国移动香港,香港的主要移动运营商很早就完成了3G网络的基础设施和商业化。加上香港市民普遍较高的购买力,以及免税带来的电子产品的低售价,智能手机在香港的渗透率非常高。几个月前,香港提前进入4G LTE时代。与此同时,应用程序自然成为近年来香港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从零售、媒体、金融到娱乐、教育、政府等等,各行各业的企业和机构都希望拥有一个或一系列的应用程序来提高竞争力。不仅是传统的行业公司,还有本地拥有强大信息技术背景的互联网公司,如Openrice和JobsDB也选择外包移动产品。

结果,香港取得了几家具有一定规模的应用外包公司,如绿番茄、樱桃图片、MTel、InnoPage、AppTask等。团队人数从十几个到数百人不等,甚至有更多人数不到十人的小团队。服务范围从移动产品的设计和开发外包,如本地应用和移动互联网,到移动广告推广和公共关系。装配线外包生产很难点燃创新的火花。每年在香港生产的数百款应用中,大多数都是一样的,缺乏新的创意。

外包公司和初创公司的创新之路

近年来,一些外包公司开始涉足自主技术和产品研发。外包公司从事研发有两个目的。首先是找到转变的方向。二是为大众开发的新技术和产品已经成为吸引更多外包客户的良好广告标志。

以熟悉的TalkBox为例,它是外包公司研发团队的产品,所以不是真正的初创公司。TalkBox是绿色番茄公司的独立研发团队农场。这是继2009年香港电影发行后又一个受到广泛好评的独立研发产品。TalkBox最初是由一个4人的团队开发的,在高峰期,将近20人参与了它的所有工作。对于一家尚未在香港找到商业模式的互联网公司来说,这已经是令人惊讶的了。TalkBox语音信息的设计创新如此惊人,以至于它很快成为各种手机通信应用的标准,紧随其后的是国内主要的互联网巨头。就连脸谱网最近也在它的信使上增加了类似的功能。

TalkBox的例子反映了香港一些互联网从业者的问题。香港的互联网并不缺乏不愿复制的人才,但他们不了解甚至害怕内地市场,缺乏互联网融资和运营的经验。我记得李开复曾经建议

当然,香港也有一些不错的移动互联网初创公司,如斯捷潘(Stepcase)、Primitus、6wave、Editgrid等。他们有好的产品和小而有能力的团队。与外包公司支持的团队相比,他们的生活环境更加困难。香港的本地市场太小。互联网行业在2000年经历了互联网泡沫的洗礼。然而,这些活跃于资本市场的香港公司却被忽略了。偶尔会有来自内地或海外风投的担忧,但实际融资成功率非常低。

最近,以互联网为导向的孵化器如茧和加速器香港在香港出现。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成功的案例,因此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十年来,河西互联网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话题。

另外,我想提一下相关的市场情况。与中国蓬勃发展的互联网不同,最近一名香港大学毕业生从事应用或其他信息技术开发。起薪约为10-12k港元,相当于普通地区30多个方形房间和一个大厅一个月的租金,或者相当于繁忙茶餐厅经验丰富的洗碗机的收入。我相信这也是中国很多互联网公司向应届毕业生提供的价格,但香港的生活成本要高得多,几年后也没有多少晋升空间。这是一个相对不受欢迎的低工资行业。相比之下,如果信息技术专业的学生进入投资银行从事信息技术后端支持,而不是在外包公司编写应用程序,他们的起薪会非常高。

十年前,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之前,香港的互联网工程师是最热的,有几年的经验,月薪高达近10万元。泡沫过后,大财团不再对互联网有信心。无论是私有化还是科技企业的转型,资本不再围绕互联网企业家。过去10年来,企业家一直找不到发展资金,这也成为香港互联网产品发展的僵局。

事实上,互联网在过去10年里没有崩溃,创新仍在继续。56K卡特彼勒甚至被千兆位光纤取代,大陆互联网公司已经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然而,香港尚未摆脱这一阴影。

一般来说,互联网是香港的夕阳产业。资本不受青睐,政府不支持,企业不投资,人才出国。父母觉得他们的孩子在信息技术领域没有前途。近年来,由于智能手机在香港的高普及率,应用的发展创造了一些机会。有些人看到了黎明。2000年倒下的那一代人希望东山再起,努力创造一个新世界。然而,环境不如以前好了。

即使每个家庭都有1亿廉价宽带接入,那又如何?

(作者:TalkBox中国经理黄河)

12阅读下页全文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